是F君嘛

记录下的才不丢不死。

年会 【凌李、谭赵、庄季】 【短一发】(清明节贺文)

我家大脚太太接受了我的点梗💐ヾ(´∀`。ヾ)小甜饼万岁(如果我说甜在卷警官和我俩一样忙成球这个点 我是不是有点变态会被打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大脚:

【极度瞎扯,极度bug,私设如山,勿考究较真,勿扰真人。欢迎勾搭私信,欢迎红蓝手。】








(我这名字起的。。。。。。还敢起的再不走心点吗?


设定熏然与嗲嗲是表兄弟,季和李是一家工作单位。






清明节贺文跟清明节一点关系都没有)









指路――一篇名字更加不走心的温馨日常














送给@F。 这位小天使。


这位在点梗区底下评论与我欢快地聊起关于“‘许大脚’的脚有多大”的话题并且说要私聊讨论脑洞结果因为我们俩都有事而搁置的baby,先写了她点的梗~不知道符不符合您心目中的凌李哦~文笔渣请谅解哈!!!!









还有 @错位的骨头 点的谭赵。。。。。。。。算。。。。。吧????????


















年会













觥筹交错,光华千转。


酒红色,香槟色,或是淡银色的液体在高脚杯中滑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礼堂上方点缀着或大或小的水晶灯,倒不乱作一团,无章无序。酒液在灯光的照射下更加魅惑诱人。


礼堂摆着三个取食或取酒区,更立着无数的白高台子。







这是晟煊集团的年会。


能被邀请的都不是一般人。


女人们穿着体贴而华贵的礼服,露出白暂的天鹅颈或是手臂,三三两两凑到白色的高台子前,手中均端着酒杯,聚在一起不知又在说什么八卦;男人们则满场寻觅可以利用的人脉,不时微笑寒暄,随手应付前来奉承的人。


而被晟煊老总亲自邀请前来赴约――由此可见便知极有地位的第一医院院长――凌远,此时却一脸焦虑和不耐烦。


不时低头看看手机,也不理前来嘘寒问暖的人,冷着张老脸,就差没把“爷我今天不高兴”这几个字摆在脸上了。


不敢撞到凌院长的枪管子下的美女们瞬间一哄而散。








卡――


让我们倒带回五天前。







“熏然,老谭那边过来请柬了,说是周六晨煊办年会,邀请咱们。”凌远摆弄着李熏然的头发,在一片吹风机的嘈杂声中想起来大声说道。


李熏然盘着腿坐在床上,手指刷着朋友圈,心不在焉地跟凌远对话,“哦,那就去呗。”


凌远把吹风机“啪”地一关,把电线一拔,屋子里顿时要比刚才安静许多。
他绕到李熏然的面前,把他下巴挑起来,使两人正视。


李熏然抬头就看见凌远一脸紧张却又期待的表情,特别可爱,“怎么了?”


凌远问他,“你……不去值班了?”







李熏然恍然大悟。


这几天值班小伙子家乡有事,下乡去了,这个岗位要空置一段时间。可是这警察局不能没了门卫,而这门卫还不能手无缚鸡之力。


一来二去,这领导就看上刑警队的几位了。


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都有案底,并不生疏。


得,这就拍板定了下来。





这一周正好轮到李熏然。


他就在值班室里睡一夜,转天没什么事下午去医院。


对,人家去医院是小病大灾的,我们的熏然去医院就是看他家老头子去的。


搞得人家新来的清洁大婶天天擦玻璃见到李熏然套上夹克急匆匆往医院走的样子,还以为李熏然有什么隐疾呢。






李熏然晃荡着双腿,手指退出又跟同事聊了起来,“嗨,这个你放心,这周五开始就交给季队了。可怜我们庄大医生啊,又得独守空房了。”


一脸的幸灾乐祸,差点儿没吹起口哨来。


凌远心想,你也不知道可怜可怜我。




庄恕?


反正没有人在家等你,没有人需要你接了,您老就更可怜点儿吧。


于是转天庄医生突然就加大了工作量。
















谁知道到了周六李熏然是不用值班了,可是领导突然下来指令要他加班整理最近的案底与记录。


得,好好的刑警又成了文案员。


凌远捏着手里的鎏金红字请柬欲哭无泪。



对此,季队戴上眼镜,拽拽地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有做。











倒带完毕。








赵启平不知从哪和庄恕一起冒出来。


两人的西装一红一蓝,个子也差不多,在一起低语的样子还别说看起来就像有奸情。


凌远正愁没人撒气呢,一见庄恕就有一种无名火。


谁叫他媳妇给我媳妇上眼药、穿小鞋呢。


“哟,赵副主任,庄大医生,你们不知‘自古红蓝出cp’吗?谭总呢,去哪了,你就这么堂而皇之出来偷情?”


凌远最后一句是冲着赵启平说的。


这几个人在一起相杀了不少年,倒也不生气。


庄恕手里拿了一杯香槟,和他闷骚的性子十分相符,“院长您老前一周压榨员工的事我还没找您算账呢,恶人先告状。”


凌远咬牙切齿,“你现在不也报复回来了吗。”


庄恕同恨恨地说道,“我现在跟你一样媳妇不在身边,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处处相煎急。”


赵启平懒得理这幼稚的俩人,翻了个白眼,浅抿了口酒,相刚从洗手间里出来的老谭挥了挥手,示意这里。



谭宗明向这里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来,然后一把搂上赵启平的腰,把他手里捏着的红酒杯十分自然地顺了过来,与还在愣着的凌远和庄恕碰了碰杯,然后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多谢二位照顾启平。我照顾不周,多谢担待。”


刚才还针锋相对的两个人迅速统一战线,一致对外,恨恨盯着赵启平春风得意的脸。



年会抽奖仪式上,赵启平中了一等奖。


大家嚷着“有黑幕,有黑幕”。


特别义愤填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民国时期一群青年抗日喊的口号呢。


有一部分人的重点还不对,“一等奖是什么?”









当谭总作为赵启平的生日礼物及年会一等奖出现在台上时,大家一片哗然。


“请问赵启平先生,你愿意把你的奖带回家去吗?”


“我愿意啊。”赵启平傻笑,拉起单膝跪地的谭宗明,偷偷咬耳朵,“你傻啊,搞那么大阵仗,费那么多心思,都白费了好吗。我本来就是你的呀。”










谭宗明愣住,抬眼皆是赵启平的满目笑容与眼里的星辰大海。














另一旁,凌远和庄恕在一起默默咬手绢。




宝宝委屈,但宝宝不哭。























莫名写了个神经病的玩意。。。。。。。。。。。


还是放出来好了。。。。。。。。。。。




其实就是个描述赵启平是人生赢家的故事。。。。




















以上。谢谢,

评论(1)

热度(28)

  1. 毛线球许大脚 转载了此文字
  2. 是F君嘛许大脚 转载了此文字
    我家大脚太太接受了我的点梗💐ヾ(´∀`。ヾ)小甜饼万岁(如果我说甜在卷警官和我俩一样忙成球这个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