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F君嘛

记录下的才不丢不死。

【凌李日常】老情书

😭全世界最好的老凌 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全世界最阳光的小狮子卷卷

雨不惊鱼:

发现这是第十篇凌李日常了,感觉应该纪念一下。


 


以下:


 


李熏然:


      你好,呃,替韦三牛写过那么多情书,现在到了给你写,我竟然想不出,一切与风花雪月有关的句子,连开头都这么……算了,文艺一些,你会笑我矫情,不文艺吧,你又会嫌我不浪漫。这辈子写了那么多字,现在握起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细算起来,这相知相许不过一年光景,我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你乱糟糟的卷发,一双眼睛从发帘里看出来,眼眶下有睡眠不足的乌青,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看得出你很想用严厉警惕的目光巡视四周,但你知不知道,你那肃穆的目光后,藏着疲惫、欢喜,还有少年一样的得意。


      为你做紧急处理的时候,我还很诧异,伤势不轻,你却一边安慰着被解救的受害人,还一边抽空瞪了几次终于落网的罪犯。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当时会笑了吧?你那圆眼睛瞪起人来,实在是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我后来想了想,也许就是那几个不属于我的眼神,让我对你有了念想,想要保护,想要你安全,想要你不再受伤,想要你看到我。


      所以,李熏然同志,请答应我,保护好自己,为了你,更为了我,保护好自己。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说实话,我想不起来那些细节,只觉得一些情愫慢慢的发酵,让我有了欲望。


      一屋二人,三餐四季。


      我的身世、我的经历,都让这些欲望成了我埋在心里最惶恐的梦魇。我就像站在雪地里的弗兰克,赤足立在你的窗外,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里变得冰冷,恍惚中看到你打开窗户,扔出那朵白花,我抓住它,却不敢看第二眼,怕来不及看清它是否存在,自己就已经从梦里醒来。


      还好,感谢你,我的爱人。你打开了那扇门,伸出手拉住我,带我进入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熏然,你不知道那天早晨,当我醒来时有多么欣喜,你就躺在我身边,近在咫尺,一个侧身就能触碰到你的睡衣。


      原谅我那天的不辞而别,我不愿见你是因为我害怕,我像是一个小偷,得到一份不属于自己的美梦,而你醒来之后,梦就会碎……我只能承认,我自己的血液里一半是懦弱疯狂,一半是自私凉薄,我是这样一个从骨血里边计较利益、衡量得失的人。而这样一个人,真的是不配得到爱,也不配拥有那么好的你。


      我至今无法原谅自己,为了躲你,竟对你说了那么多恶毒的语言,只求你离开我,不要再看这个堕落在淤泥里的人。


      熏然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害怕,我以为自己可以规划一切,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让我恐惧。如果你真的走了,我是不是会一直住在冰里,但如果留下你,我会不会让你更伤心,而我确实让你伤心了。那天你来医院,堵在办公室门口,也不说话,就站在那里看着我,开始只是笑,突然就掉了眼泪。你知不知道,那眼泪烫得我心疼,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看着你,想替你擦,可是自己没有资格。那么好的你,我凌远何德何能。


      现在说来,应该谢谢你那一拳,狠狠将我打醒。你毫无顾忌地在大门敞开的办公室里把我揍了一顿,一边打一边骂。其实你的词汇还是挺贫乏的,功力太浅,反反复复就是大爷的混账王八蛋,到最后,我都忍不住想替你换个词。


      你出了气,我也想开了,脸上的淤青和疼痛告诉我,这是我一辈子都会视若珍宝的人。


      有记忆以来,我第一次哭的那么惨,把自己的软弱全部展现给另一个人。熏然,谢谢你包容我的暴躁卑劣,竟然用一生做赌注,拉我入局。这么好的你,我怎么忍心让你输掉全盘。


      不回忆了,说多了你又会嫌弃我。不过算一算,没想到这么快,转眼已经一年了,日子没我想的那么艰难,有吵有闹,全都是厨房里的烟火气。你说的对,和爱的人生活,原本就是柴米油盐。


      你是警察我是医生,两个高危行业凑在了一起,平日见面都觉得难得,让我怎么能不珍惜。


      在此,李熏然同志,我向你郑重承诺,我会按时吃饭,多喝水多休息,管好自己的身体;同时,我要求你保护好自己,不准受伤,不准受伤,不准受伤。


      嗯,差不多了,再说下去你又会嫌我啰嗦。


      希望我们越来越好。


                                                                                                         凌 远


 


 


 


熏然:


      从来没有这样的期待过夏天,你的生日,我们的纪念日,都在这个时候。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也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两年,这两年过的平淡至极,温暖至极,我一度怀疑是否在做梦,感觉我前半生所积攒的好运都是为了能拥有你。


      想想也是神奇,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竟就这样跌跌撞撞走到了一起,还走的这样稳健。


      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是风水不错,今年咱俩都是工作顺利,希望以后年年如此。其实我一直觉得,作为医生和警察,如果我们这样的职业变得清闲,那就说明老百姓身体康健,这个社会国泰民安。


      所以李熏然同志,在没有案件可查的时候,请保持淡定,不要因为枯燥无聊而去扰乱社会治安。当然,咱们家就是个小社会,我有权要求你为了咱家的安定和谐别胡闹,否则我将采取非常规手段达到让你消停的目的。


      昨天听你的话去做了胃镜,恢复的不错,作为医生,我知道怎样照顾自己,作为你的配偶,我希望你也可以对自己负责。你忙的时候经常昼夜不分黑白颠倒,睡眠已经很不充足,因此我要求你,在饮食上绝对注意,不要仗着自己年轻整天只吃些辛辣刺激的东西,冷饮也尽可能少吃。我在你的包里放了维生素,你嘴唇容易干,一定要记得吃。


      还有,如果觉得你在单位我管不到,我不介意请张姐她们替我监督你。


      前两天你问我喜不喜欢孩子,我当时说,还好,看你喜欢。我知道,你是爱孩子的,我也是,这对于你我来说都是一个心结,但是咱们两人的工作,都无法顾忌到孩子,无法给他最好的照顾和关爱,很抱歉让你有了这样的遗憾。


      熏然,其实我想告诉你,对于我来说,你不仅是我的爱人,我的至亲,我更愿意把你当做我的孩子,希望用这一生来照顾呵护。还有一些我的私心,我不愿意让其他人分散你的注意,两年看似很长,但过着却太短,二人世界对我来说弥足珍贵,相信你也是这样觉得的。


      现在是17号晚上11点,还有一个小时,就是你的生日。


      我在书房写这封信,你就在隔壁,睡得酣然,可能会打小呼,还会流口水,抱着我的枕头填补你怀里的空缺。想到这些,我无比自豪,这是我的爱人,我全心珍爱的人,真爱我的人。


      熏然,生日快乐。


                                                                                                      凌 远 


 


 


 


熏然:


你在哪?


我什么都不要,只求你平安回来。


                                                      凌 远


 


 


 


吾爱: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封信。


      他们告诉我你的身体机能都恢复的不错,就是不知道意识什么时候能清醒,也许一两天,也许两三个月。


      香港,我从没有如此怨恨过一个地方。


      如果你不去,如果。


      你说,你是我霸道别扭时的柔软,崩溃自弃时的温暖,彷徨慌乱时的心安,是击退滔滔流年的美好宛如初见。


      现在你却躺着,我想抱你都不行。


      快醒来吧。再看看我吧。


                                                                                                        凌 远


 


 


 


李熏然:


      我郑重警告你,七年之痒这种妖作一次就够了,如果你觉得不过瘾,我不介意多来几次。你完全没必要羡慕赵启平,就他这样和谭宗明天天胡闹,老得绝对比咱俩快,不信你去看看他俩脸上的褶子,明明你和他同岁,他就比你显老。


      熏然,咱俩都不信鬼神轮回,我不要什么下辈子,我只要现在,只要我们这辈子幸福,我还希望咱俩都身体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白头偕老。


      你前两天说,我给你写的信越来越短了,还说我没诚意。真是孩子大了难管,家务我包,活我干,这一天天还得变着方儿的给你做饭,你个小没良心的只需要吃就行,竟然还敢嫌弃我没诚意。


      该说的不该说的,平时都没少说,这会儿我也不知道该给你写些什么。好像有很多,又觉得不必说出口。灵魂伴侣就有这点好处,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所以熏然,手机适当玩,打游戏要有节制,你说你最近总感觉看东西模糊,再这样下去,就得配眼镜了。


      这么好看的眼睛,相信你和我一样,都不希望被眼镜这种东西遮住对吧。


      晚上我会做你爱吃的,具体是什么就不告诉你了。


      吾爱,生日快乐。


                                                                                                          凌 远


 


 


 


 “凌院长!好了没啊,我快饿傻了!”


凌远在那边手忙脚乱,还得抽空回应:“祖宗诶,桌上有苹果,你先吃半个垫垫。”


没听到李熏然再动静,凌远笑笑,这孩子,本来就挺傻的。


李熏然啃着苹果,抱着个盒子翻看自己藏在里面的宝贝,数量最多的就是凌远这些年写的信。


老凌肯定记不住这些生日纪念日什么的,绝对天天翻备忘录。


李熏然边想边笑,窝在凳子上看凌远在厨房忙碌的背影。


十年了,不知道这次老凌又会念叨些什么。


 


 


伯纳德·马拉默德《伙计》


 

评论

热度(148)

  1. 是F君嘛雨不惊鱼 转载了此文字
    😭全世界最好的老凌 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全世界最阳光的小狮子卷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