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F君嘛

记录下的才不丢不死。

【凌李】小李警官的基层锻炼日记

又笑又想哭 感动

脑洞大开的地方:

小楼月圆:







1月1日




 




今天是我来到x区派出所进行基层锻炼的第多少天我不记得了,不过我发誓从今天开始,每天写观察日记,一来锻炼我的文笔,二来记录我的生活,等到退休了可以翻出来回味这段人生。




 




啊,我真文艺。




 




其实是我元旦晚会赢了个笔记本。




 




不用白不用。




 




今天的食堂是鸡蛋炒柿子,放的糖。




 




1月2日




 




饿,没力气写。




 




1月3日




 




被打了,因为解决家庭暴力(´・_・`),我英俊的脸被挠了三条血印,回家被妈追着问了两个小时,我只好说是女朋友挠的。




 




今天食堂有狮子头,我贴着纱布过去,大妈多给了我一个,开心。




 




1月4日




 




我妈让我把女朋友带回去她给我俩解解怨T_T。




 




今天食堂是熬豆角,很烂乎,下饭。




 




1月5日




 




找了同事小张,她说真谈恋爱就答应帮我。




 




我觉得她是趁人之危,所以端着托盘去了老吴那桌,老吴嘿嘿嘿乐,被我瞪了。




 




今天食堂太难吃,不予记录。




 




1月6日




 




今天小张说我请她吃一个月饭就行。




 




今天没吃食堂,大妈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幽怨。




 




1月7日




 




我决定请小张吃半个月的饭,小张问我为什么不找别人,是不是喜欢她。




 




我说因为整个派出所只有你一个女的。




 




今天食堂大妈给我盛土豆炖牛肉的时候把牛肉抠出去了。




 




1月8日




 




小张不理我了T_T,我做错了什么。




 




今天食堂是玉米炖排骨,为什么不说是排骨炖玉米呢?因为我找了半天就看到了一点碎骨头。




 




老吴说你的食盘里排骨算多的,你看我这个,我看了一眼,有个鸽子蛋那么大的排骨肉。




 




所以我捞走了。




 




盒盒盒盒盒盒盒。




 




1月9日




 




我妈给我下了最后通牒,我只好说我跟女朋友吹了。我妈说那过两天给我相一个。




 




我随口说,相马啊?




 




后来我就没饭吃了。




 




我的大虾……




 




今天食堂没有大虾。




 




1月10日




 




我怀念昨天晚上吃了一半的大虾。




 




所长说,快过年了,加强社区巡逻,保障民众安全。我又出去转了一圈,买了两根油条。




 




小张抢走了一根,吃完了说不好吃。




 




不好吃吐出来给我!




 




今天食堂依旧没有大虾。




 




1月11日




 




抓小偷,追了那孙子两条街,眼看要跑脱了,他被一个拐弯出来的人撞了。




 




干的漂亮!




 




小伙子长得不错,高高瘦瘦,很威严,我叫他哥们,他说。




 




小屁孩儿。




 




今天生气!不吃食堂!




 




没有大虾!




 




1月12日




 




去给那个人订制锦旗,才想起来没问他名,打了他留下的名片上的电话去问。他说我不是留了名片吗?




 




哦。




 




我又不用名片,没有画面感,不好意思,凌院长。




 




今天食堂做了大虾,红烧的,烧糊了。




 




1月13日




 




锦旗做好了,没功夫送。




 




就是这么任性。




 




今天食堂做的面,还有腊八蒜,我吃不好,老吴嚼得很开心,小张让他刷完牙再跟她说话。




 




对了,今天没大虾。




 




1月14日




 




最近的社区治安很不好。昨天晚上回家居然有人扒我的包!顺手加了个班。




 




去便利店给老妈买酱的时候碰到了凌院长,原来他也住我们小区。




 




他在买速食粥。




 




看来医生也和我们一样没什么时间吃饭啊。




 




我躲着他,充分运用了反侦察技能,他没发现我。




 




食堂今天的粥真难喝。




 




我明天想试试凌院长买的那个速食的牛肉蛋花粥。




 




1月15日




 




速食粥也很难喝。




 




真不知道那个凌院长怎么喝下去的。




 




我的领导揪着我去给他送了锦旗,强颜欢笑握手合影。




 




我有一种卖笑的错觉。




 




领导批评了我。




 




并且连带着批评了我抢走他一块排骨肉的案底。




 




凌院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想请我吃饭。




 




啊,这个同志,人还是不错的嘛!




 




请吃饭就是好同志。




 




就是需要如同春天般温暖对待的好同志。




 




即便他请我吃的是川菜。




 




我捂着胃回来的时候,小张说,川菜怎么了!怎么了!不许瞧不起川菜!




 




我说你也胃疼了十天八天的就吃酸辣粉水煮鱼试试。




 




小张说你知道你胃疼还吃。




 




我说,不吃,白不吃。




 




我想起那个院长从和蔼微笑到略微紧张到非常紧张的表情转变。




 




我想,我应该给他打个电话挂一个他的专家号。




 




今天食堂……算了,今天我疼得什么都不想吃了。




 




1月16日




 




还有十一天就过年了同志们!




 




十一天!




 




一周零四天!




 




鼓掌!




 




小张今天收拾行李的时候跟我哭丧着脸说没买到直达的车票,要转乘。




 




我盒盒盒盒盒盒盒说我家在本市。




 




被揍了。




 




简瑶今天到家,我去火车站接她,帮她拎行李,太重了,我问她里面都是什么,她说都是没看完的书,打算假期看。




 




我才不信。




 




她每个假期之前都是这么说的。




 




每个假期结束都是把书原封不动带回去。




 




上午接完简瑶我就去了医院。




 




嚯~不愧是第一医院,气派。




 




凌院长让我直接去他办公室,等我到了办公室,门没关,一推门,他窝在地上怼着自己的胃。




 




……啧。




 




后来我俩一起去看了胃病。




 




那个他叫三牛但是自己坚称是韦天舒的医生把我俩臭骂了一顿。




 




不是,你骂他因为你俩是同事,骂我干啥?




 




我是人民警察晓得伐?




 




韦天舒横我一眼说因为你也欠骂,小屁孩他作死你也跟着。




 




嗨呀,真是,年龄小就这么没地位。




 




今天没吃食堂,老凌请我吃的私家菜馆。




 




豆浆米粥小咸菜,很养胃很健康就是有点贵。




 




他花钱。




 




1月17日




 




我发现我的日记一天比一天写得多了,为什么?




 




今天来了两个喝多了砸人家店的小年轻。




 




女孩子迷迷瞪瞪看着我,凑过来说帅哥我想跟你。




 




男孩子一听就火了,拽着我要打架,我是谁啊?!撂那了。




 




小张也很生气。




 




一口川普语速飞快。




 




你谁啊你就跟他了!你凭啥子跟他啊!




 




唉,小姑娘,真是。




 




中午吃饭老吴说我这个祸害人的趁早找人嫁了了事不然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小姑娘闷头往里扎。




 




我很生气,这怎么能怨我呢?




 




长得帅也犯法吗!




 




下午老凌请我吃饭我跟他学,他光乐不说话。




 




这就很气人了。




 




老凌最后说,你承受着你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帅气和烦恼,行了吧?




 




想不到他还懂网络用语。




 




他说是他妹妹教的。




 




他还有妹妹。




 




厉害了,事业有成父母健在妹妹乖巧听话。




 




人生赢家啊!




 




老凌听了我的话神情有点萧索,说,他不是。




 




啊,我都会用萧索这个词了。




 




今日食堂土豆炖白菜,豆角炒肉。




 




没错,我去吃了顿夜宵。




 




1月18日




 




不想吃饭。




 




不想上班。




 




不想工作。




 




不想写日记。




 




就这样吧。




 




今日食堂没有大虾。




 




我不会忘了我的大虾的。




 




1月19日




 




老凌今天来送我上班。




 




我很惊讶啊这个,我自己有车的。




 




他说他顺路。




 




好吧。




 




老凌的车比我的高级一点点。




 




老凌的车放的是柠檬味的清新剂。




 




老凌的车还挂了一个全家福。




 




他的照片是后贴上的。




 




我问他为什么,他又光乐不说话。




 




到了派出所,我让他停在巷子口。




 




不然让那帮嘴碎看到了要胡说八道。




 




虽然说就说吧我也不是打不过他们。




 




但是大家都是哥们不是,天天打打杀杀的实在不太好。




 




老凌乐呵呵地看我,等我开门下车的时候他拍了我屁股一下,说,去吧。




 




去你大爷啊!




 




我回身掐他脖子,掐到他求饶。




 




胜利。




 




中午的时候有个丢孩子的来报案,看样子是回家的在外打工父母,在火车站把孩子挤丢了。




 




我领着人满广场找,最后在垃圾桶旁边看到了。




 




小孩当时正翻垃圾桶找里面的果皮吃。




 




我心当时就针扎一样,抱着孩子回了所里,把我屯的零食都拿出来了。




 




能有……一桌子吧。




 




很多吗??




 




小张说我是仓鼠。




 




很多吗?!!一桌子而已啊!包装袋里全是空气好吗!放了气也没多少啊!




 




通知了孩子的父母来接人,当妈的当场给我们跪下了。




 




小张赶紧往上拽,后来她很生气我当时没帮她。




 




姐姐,我怀里还抱着孩子呢!




 




老凌说来接我下班,我看了看值班表,今晚我值班。




 




我只好驳了他的美意。




 




老凌说,那我给你送饭吧。




 




食堂大妈拎着饭勺说要看看谁敢跟她抢生意。




 




我寻思着,要不还是让老凌送到巷子口吧,万一有生命危险怎么办。




 




老凌盒盒盒盒乐说你放心,然后他就直面了食堂大妈。




 




后来大妈少女怀春一样娇羞地把他送出来,还追着告诉他我爱吃什么。




 




厉害了我的凌!




 




老凌被踩了尾巴一样看我,问我,我的什么?




 




我重复一遍,我的凌。




 




老凌看我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说不出来的变了。




 




今天老凌送的是大虾,鼓掌!




 




1月20日




 




20号了同志们!20号了!!还有七天!七天!!




 




小张今天没来,老吴说昨天她下班回家被坏人跟踪于是亲自动手揍了人。




 




不过好像最后一招把手杵墙面上了……




 




中午她包着绷带来了。




 




她说我在笑她,我说我没有我天生嘴角上扬。




 




她说我就是在笑她,最后要跟我单挑。




 




老吴就他妈看笑话!




 




后来我俩也没打。




 




快过年了,有什么事年后再说吧~~~




 




老凌今天来的晚,说是赶一台手术,我也很心疼他,我说要不下次我给你送饭吧。




 




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惊奇和抗拒。




 




不,不,你不用给我做饭,真的。




 




我们单位有内鬼,一定的。




 




不然他从哪里知道我做饭难吃的!




 




一定是小张。




 




今天老凌送的清蒸鲤鱼,还有五常的长粒香大米做的米饭。




 




用鱼汤泡米饭,吃得办公室满屋飘香。




 




老吴循着味就飘过来了,想要一碗,我说你还介不介意我吃你排骨肉那事了?他说不介意了不介意了。




 




我说那好吧,还剩点鱼刺。




 




李熏然!




 




老吴怒了。




 




盒盒盒盒盒盒盒。




 




欺负领导真开心。




 




1月21日




 




原来昨天是小年吗??




 




小张说她家今天过小年,老吴很不服气,说昨天是。




 




俩人吵了一早晨。




 




不想理。




 




过年了,我也求各位犯罪分子消停一会儿吧,你说说,大过年的。




 




食堂大妈回家了,她的假比我们长,临走的时候告诉代班的给我们准备汤圆和饺子。




 




老吴吃饺子,小张吃汤圆。




 




我,吃老凌送的红烧排骨。




 




今天老凌和我们一起吃的饭,小张说他为人和蔼可亲,比我强多了。




 




嘿,个小丫头片子。




 




老凌帮我把排骨上的肉撕下来扔碗里,小张眼巴巴看着,说我们虐狗。




 




天地良心,我们可是良民!




 




老凌:盒盒盒盒盒盒盒。




 




我告他剽窃我的笑声。




 




1月22日




 




大晴天。




 




我决定今天回趟家。




 




简瑶一大早就在小区里晨跑,看见我就一屁股坐地上说没劲了让我背她上楼。




 




你看看你看看,多大的姑娘了。




 




我最后还是背着她上的楼。




 




简萱开门光乐不接人,我跌跌撞撞往里走,把简瑶扔在了她床上。




 




简瑶扭了个姿势:来吧,小帅哥。




 




我一扯领子上手挠她痒痒。




 




真是,跟谁撩呢!




 




简萱说熏然哥你是不是不行了?




 




现在这帮小姑娘啊,噫~




 




下午跟老凌下馆子的时候,他说我领口有口红印。




 




简瑶真是,跑个步擦什么口红。




 




老凌乐呵呵的说,你终于长大了?




 




我跟他解释半天,最后吹了一瓶啤酒。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今天回家吃,妈做了大虾。




 




大虾!!




 




1月23日




 




老凌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失踪。




 




我去第一医院找他,韦三牛说他出国了。




 




出国了??




 




大过年的!




 




出国了!




 




韦三牛说也就两三天。




 




我还是很生气。




 




他胃比我还次,大过年的不在家养着,出国吃坏了怎么办!




 




我想给他打国际长途。




 




老吴说算了算了,不急于一时。




 




的确,因为下午他就打过来了。




 




老凌说有个会要开。




 




国际会议,高大上啊!




 




我在电话里训他,让他吃好了别伤胃。




 




他最后回答一句,遵命李警官。




 




真生气哎嘿,我一个民警,还警官!




 




今天的晚饭是简瑶送的。




 




简瑶说昨天下午有个男人去她家,说是我朋友,请我按照他给的食谱给我送晚饭,食材他付钱,简瑶当然没要。




 




简瑶说完问我,你哪来的那么帅那么精英又那么温柔体贴的朋友?




 




我说抓贼认识的,你信吗?




 




简瑶说,呵呵哒。




 




我就知道她不信。




 




老凌今天让她给我做的萝卜粉丝肉丸汤。




 




淡。




 




1月24日




 




我爹破天荒给我打了电话,他说我的基层锻炼期快结束了,年后就可以收拾收拾去刑警队了。




 




小张今天哭得呀。




 




下午小张终于不哭了,看我一眼抽嗒一下,抱着餐巾纸盒子擦鼻涕,我在她眼前晃晃手,说我就是调走了又不是牺牲了。




 




又哭上了。




 




老吴骂我,说我别动不动就牺牲牺牲的,忌讳。




 




我寻思着,忌讳就忌讳吧,我要是能管住我的嘴,我也不至于被我爹从小打到大。




 




老凌又打了国际长途,他说他明天就回来。




 




我语速飞快说你明天回来还打什么电话浪费!然后迅速挂了。




 




我替他省钱了。




 




老凌下午就回来了。




 




有句话怎么说?男人的承诺最不能信。




 




呸呸呸,我怎么跟个怨妇似的。




 




老凌看上去有些憔悴,我拍着胸口说接风宴我请了。




 




上车饺子下车面。




 




我请他吃的李先生。




 




老凌端着塑料大碗看我吃,我问他怎么不吃,他说他看我吃得狼吞虎咽,他就胃口好,他再看会儿就吃。




 




我说那你抓紧看啊我快吃完了你的面也快凉了。




 




老凌说,熏然,你就打算这么跟我装糊涂下去啊?




 




我问,怎么,还要明白说出来吗?




 




老凌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好的样子开始大口吃面,一点精英范都没了。




 




有些事,你知我知,心知肚明。




 




李先生的牛肉面肉再多点就好了。




 




1月25日




 




后天过年了!过年了!同志们!




 




丫老吴刚才跟我说后天我夜班。




 




多气人!




 




小张今天回家,我送她去火车站,小姑娘脱了警服以后看着更小了,小小一个拎着大行李箱挤在春运的队伍里。




 




我就那么远远看着她,鼻子有点发酸。




 




中午我去找老凌,心情不好也不想下馆子,去品尝了第一医院数一数二的食堂。




 




真不错。




 




但比老凌做的差远了。




 




老凌吃饭的时候不好好吃,非要给我夹菜,看得韦三牛左一个咳嗽又一个咂嘴的。




 




他们的另一个同学秦少白问老凌,你是把他当儿子看啊,还是,啊?




 




她冲韦三牛一挑眉,韦三牛也一挑眉。




 




怎么还对上暗号了真是。




 




老凌一人给他们夹了一筷子土豆,说,吃饭也堵不上你们的嘴。




 




土豆这东西吧,单独吃,面,没味道,管饱,不好吃。蘸酱,好吃。炖牛肉,好吃。炖小鸡,好吃。炒豆角熬白菜,好吃。




 




就跟老凌一样,单蹦个站在那里,养眼,也就养眼,不实用。




 




跟我配上吧,就实用了。




 




老凌听了我的感慨,说我没正形,还说以后都给我做土豆算了。




 




盒盒盒盒盒盒盒。




 




也行啊,做成他那样的。




 




1月26日




 




简瑶买了点鞭炮回来让我给她放,我刚点着,一回头她窜出去几百米远。




 




老凌跟我说,这两天医院天天接放鞭炮把自己崩了的。




 




我嚼着土豆,说,躲远点儿不就得了。




 




老凌说,躲远点还有什么意思,你说是不是?




 




这危险的东西,总有人想往跟前凑。




 




我说你大道理还挺多。




 




老凌怼他饭盒里的土豆,说,我觉得爱情就很危险,但是我却忍不住陷入其中。




 




我怼他,别扯犊子,爱情又不是鞭炮,还能炸了你怎么的。




 




老凌挑眉,呦呵!你跟谁学的东北腔。




 




我想了想,不好说是韦三牛,就把锅推给了老吴。




 




我领导。




 




结果下午老吴放了我半天假。




 




我看着老吴,非常愧疚。




 




1月27日




 




过年了!




 




过年了!同志们!




 




但是我特么的加班啊!




 




所里一大早就动员包饺子,我包了两个就被老吴赶跑了,他说我在浪费粮食。




 




饺子煮了好几锅,什么馅都有,不知道哪个孙子还包了个芥末馅的,被我吃到了。




 




丫挺的还都可高兴,说我中大奖了。




 




老凌下午来看我,说晚上没事,陪我值班。




 




我看看办公室,也没他待的地方,一指一楼大厅的接待处,那里有一排排塑料椅,让他坐那儿。




 




他过去了,没过多久有个中年男人凑过去问,你是凌院长吗?




 




老凌很惊讶,回答我是。




 




那汉子激动得站起来,大声喊,第一医院院长进局子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医生果然没有好东西!




 




我一下子想起来他是谁了,前两天抓的医闹,刚放。




 




嘿,个孙贼,派出所搞医闹,活该你不能回家过年。




 




他又进班房了。




 




晚饭的时候我打了饺子去大厅陪老凌吃,老凌吃了两个,说胃不好,吃不下,让我自己吃。




 




我已经吃了一饭盒了,也吃不下,就捧着饺子陪老凌说话。




 




饺子从热到凉,我也不记得我都和他说了些什么。




 




天南海北名山大川就侃呗。




 




我最后说我过了年就去刑警队了,我要当刑警了,老凌僵了一下,他说当刑警会很累吧,很危险吧。




 




我说,为人民服务吗,盒盒盒盒盒盒盒。




 




时值午夜,附近也没什么人,老凌左右看了看,搂住我的头,在我发顶亲了一口。




 




他说,也行啊,我是人民,你为我服务。




 




我说。




 




不害臊。




 




 




 




 




 




 




 




 






评论

热度(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