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F君嘛

记录下的才不丢不死。

【谭赵】归去来(第一章)

安利一个太太……一年来 只开了一个坑 坚持不懈在更新 更新了一年,七十多章(到月底就满一年了!)还没有填完!堪比楼诚圈的“再见阿郎”系列有没有!问题是!真的!好看!折磨得我要死要活 不能我一个人上贼船……来来来这边买票

世另我:

  


头脑发热之作,不知不觉就写了几万字,想想还是发出来跟大家分享。


没看过原著,剧里谭赵戏份都有限,所以发现大家都在撞梗,


老谭不是断胳膊就是崴脚,各种分手复合,我也无法免俗,但已经尽量在改了,既然我这纯属胡编乱造大家就看个乐吧。微凌李。


========================================= 


     


       谭宗明很难定义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成熟稳重,圆滑世故,老练狠辣,这些是竞争对手对他的评价。直爽大方,善识人心,面面俱到,这是一些朋友对他的评价。强势霸道,强势霸道,强势霸道,这是赵启平对他的评价。


      谭宗明此生第一次遇见赵启平是在凌教授家里。


      凌谭两家是世交,前不久谭父生病住院,期间多亏了凌远照顾,凌远既是谭宗明的发小儿也是凌教授的小儿子。谭宗明受父亲委托来凌教授家表达谢意,凌教授夫妇也算是自小看着他长大,对他一向亲切。吃过晚饭便在客厅里聊些家常,凌远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话题几转就转到了医院的投资上,凌教授摆摆手叫他打住,还不忘瞪上一眼,“在家里谈什么医院的事?谈公事你约他去你院长办公室谈,宗明忙着难得来一趟……”


    “凌伯伯,我最近的确是有一阵子没来看您了,我错了,您老别生气,我以后肯定常来看您跟伯母。”谭宗明难得对长辈撒一回娇,这会儿哪有一点儿认错的态度,语气里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你看宗明这孩子就是可人疼,这点打小儿就比小远强,这话呀总能说到人心里。”凌伯母笑着给他递水果。


     “诶,爸妈,你们这心也太偏了,他谭大头一来我怎么就说什么都不对了?”凌远故作委屈的搭腔,惹得几个人笑的收不住,谭宗明刚想反击几句,门铃意外的响了。


      这么晚了,按说不会再有人来了,会是谁呢?大家怔愣间,凌教授吩咐凌远去开门,转头对谭宗明说,“估计是启平,我的一个学生,这孩子呀……”话还没说完凌远已经领着人进来了,“凌教授,有客人啊,我是不是打扰到您了,要不我明天再来吧。”


       凌教授站起来摆摆手,“不妨事,宗明也不是外人,这是谭宗明,小远的同学,跟小远一块儿长大的,这是赵启平,如果小远算我的入室大弟子,他就算是我的关门小弟子啦。”


     “那既然是凌师兄的同学,我也该叫一声师兄,谭师兄好。”赵启平语带笑意去跟谭宗明握手。


     “师兄不敢当,我不是医大的,我跟凌远是小学同学,你就叫我谭宗明吧。”其实打从赵启平一进门谭宗明的眼睛就一直不由自主的在观察他,腰背挺拔脖颈修长,骄傲但不显得过分傲慢。脸不大,一双眼睛倒大大的,像含着一汪水,既清澈见底,又似乎能通到另一个世界。身材虽瘦,但并不孱弱,上身随意的套了一件白色帽衫,下面搭配七分裤和运动鞋,露出一段劲瘦的小腿和脚踝来,单肩挎着书包,似乎也在好奇的打量着谭宗明,眼睛里闪着光笑着朝谭宗明走过来,不知为什么阅人无数的谭宗明霎时就觉得有一股青春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直袭进心里。


       寒暄过后,赵启平跟着凌教授进了书房,凌远便继续跟谭宗明聊天。


     “这小子看起来挺机灵啊。”谭宗明笑着开腔。


     “何止机灵啊,这个赵启平,人聪明,有天赋,是块当医生的好料子,就是小聪明太多,遇到我爸啊……真是……我爸教过那么多学生,除了我,他对这个赵启平最上心,觉得他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偏这小子整天不消停。”凌远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不,早上惹得我爸大发脾气,训了他好一通,这会儿估计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还说人家?赵启平我是不了解,但若要论起小聪明恐怕谁也比不上你那个李熏然。”谭宗明毫不犹豫的揭短儿。


     “嘿,你什么意思……熏然怎么了?我们熏然那叫聪明才智,不然怎么跟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凌远实力护短。


       两人又胡乱的聊了一阵赵启平才从书房里出来,一副蔫头耷脑的,眼睛小兔子似的红红的,整个人委委屈屈,活像受了什么欺负,谭宗明看见他这个样子,心里不禁又是一动。


       凌教授让凌远开车送赵启平回学校,说是太晚了,其实才不过八点来钟,一个大小伙子哪里需要人送,不过是凌教授对这个学生宠爱非常罢了,凌远适时的看了谭宗明一眼。


       谭宗明看了看表,便说,“凌伯伯,凌伯母,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您二老早点儿休息,我过几天再来吃伯母做的狮子头。”又转过头来跟凌远说,“凌远,大晚上的,你别出去了,我家在东边,我把赵启平捎回去吧,正好顺路。”


     “宗明,那麻烦你了。”凌远拍了拍谭宗明肩膀,笑的意味深长。


    “ 跟我还说这些。”谭宗明摇了摇食指,戳穿凌远心里的小算盘。


       虽然赵启平下楼的时候已经尽全力在克制了,可还是不免脚步有些不自然。谭宗明心下了然便让他站在楼道门口等。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便停到他面前,谭宗明摇下车窗示意他上车。


      即使车子内置的真皮座椅已经相当的舒适了,但此刻的赵启平还是有些坐卧不安。谭宗明发动车子,一改往常风驰电掣的开车风格,把车开的异常平稳。


      一时间车内陷入了沉默,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要在平时赵启平本是个能轻松挑起话题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在谭宗明面前他竟显得有些慌张。


     “挨打了?你把椅背调低一点,侧着点坐。”谭宗明开诚布公的打破僵局。


       赵启平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的点破,其实凌教授虽然治学严谨,平时又比较严厉倒也不至于真的打人,只是刚才赵启平的振振有词把凌教授气的够呛,一时没收住便踹了他一脚,可现在如果解释就显得愈加的欲盖弥彰。赵启平又羞又尴尬索性没有回答也没有动,可他脸上直爬到耳根儿的红晕已经全都替他回答了。


     “还不好意思了?你是凌教授的学生,这是免不了的呀,连凌远那样什么事儿都死较真儿的人当年都没少挨抽,你这实在是情有可原。”谭宗明忍不住又笑着看他一眼,他实在是觉得耳朵红红的赵启平甚是可爱。


       赵启平依旧没说话,天哪,开玩笑,这让平时一向不可一世的他该如何接话啊?第一次见面就被人遇见自己如此狼狈的场面,这面子可往哪搁啊,要不是脑中仍有一丝理智尚存,他此刻恨不得跳车。


     “因为什么啊?凌教授虽然严厉,但也不至于不讲理吧。”谭宗明当然看出了此刻赵启平的窘迫,可他就是忍不住想逗逗他。


       这下赵启平总不好不出声了,只得哀哀怨怨的说,“我为了赶时间听音乐会,就把一组未经实验的数据放在论文里了。”


     “啊?你小子胆子可真大,伪造数据不仅在医学上,就算在其他领域也是大忌。”谭宗明真有点儿佩服赵启平了。


     “我那不是伪造,我那顶多是在实验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推测。”赵启平立刻睁大他的一双鹿眼,挑着眉毛跟谭宗明争论。


     “就冲你这句话,你今天这顿打挨得就不冤。”谭宗明没来由的也有些生气,语气也就有些冷然。


       赵启平闻言扁扁嘴又不说话了。


    “哪栋楼?”谭宗明开口问他,因为凌远的关系,谭宗明对医科大学熟门熟路,转眼已经开进宿舍区了。


    “诶,都到这儿了,你快把我放下,要是让我同学看见,保不齐还以为我被哪个大老板包养了呢?”赵启平拿起包就要下车。


      谭宗明一脚刹车,“你这脑子整天都在想什么呢?”


      赵启平逃也似的下了车刚要关车门,“赵启平”谭宗明叫住他。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事找不到凌远,找我也是一样。”


     “谢谢,谭……师兄,我还是叫你师兄吧,再见。”赵启平甩上车门挥挥手。谭宗明看他大步往宿舍走,想来应该没有什么事了,手上一打方向盘便掉头离开了。


       赵启平回到宿舍就懒懒的赖在床上睡了,完全忘记了包里的那张名片,其实他并不讨厌谭宗明,只是心里觉得他们完全不是一路人,之后也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评论

热度(376)